移动版

主页 > 时时彩 >

中3.6亿比被雷劈还难 专家:中国彩票将超2000亿(二)

3.599亿与1772万分之一

把一个乐扣杯放在上海陆家嘴绿地上,然后登上88层的金茂大厦,将一枚硬币抛下去,砸中杯子的可能性跟中双色球头奖的可能性应该差不多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张欣、特约撰稿王刚 | 北京报道

距离中国彩市第一位亿元中奖者诞生近两年后,巨奖金额由1.13亿上升到了令人咋舌的3.599亿。围绕这位新任“中国彩王”和巨额大奖的争论不断响起:中头奖的概率到底有多大?44倍倍投数是否蹊跷?3.599亿巨奖会否封顶?

中大奖比被雷劈死难

“33选6+16选1”的“双色球”游戏头奖,是指中了6个红色球号码和1个蓝色球号码,即中了“6+1”。中奖概率等于红色球33选6的中奖概率N与蓝色球16选1的中奖概率n的积S,大概为1772万分之一,这是什么概念?

上海师范大学金融学院彩票研究中心的李刚博士给记者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把一个乐扣杯放在上海陆家嘴绿地上,然后登上88层的金茂大厦,将一枚硬币抛下去,砸中杯子的可能性跟中双色球头奖的可能性应该差不多。

李刚常用来形容双色球“大奖难中”的一组数字是:2006年,双色球共开出390注500万大奖,而当年全国“被雷劈死”的就有404人。

曾担任某省级彩票中心策划顾问的彩票专家阿江告诉记者,曾有科学家预测某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几率约为600万分之一。阿江说,虽然自然界中小概率事件和彩票中奖概率的统计方式不同,但还是可以进行比照。

而且,摇奖过程是随机的,这使得大奖产出的时间和数量与理论的偏差更加不可预测。阿江告诉本刊记者,比如按照理论概率,每卖出1亿元彩票应该出3个左右大奖,但现实的情况是可能某期甚至连续几期大奖轮空,也可能中出大奖不止3个,这都是正常的。

李刚介绍说,目前在我国中奖概率较高的彩票是福彩3D,直选概率为一千分之一,可能性相当于连续10次猜中抛硬币朝上的一面。国内流行的另一种彩票游戏“超级大乐透”的中头奖概率约为21425712分之一。

相比于美国“强力球”的中奖概率,国内彩票却还是逊色不少。

李刚告诉本刊记者,1992年开始发行的“强力球”,玩法是“49选5+42选1”,曾有数学家计算,这6个号码全中的几率是8009万分之一,相当于一个人一生中要触电死亡290次或者中毒身亡931次。

但事实上,这一美国著名的彩票玩法的游戏规则一直在调整。2009年,为增加头奖中奖难度,由原来的55选5+42选1调整为59选5+39选1,头奖中奖概率由1.46亿分之一变为1.95亿分之一。

“还是登上88层的金茂大厦,往下扔一枚硬币,你需要抛中的却不再是乐扣杯,而有可能是口径约为1厘米的存钱罐,”李刚说,中“强力球”大奖恐怕比这还要难些。

至于倍投数目会否影响中奖概率,李刚分析说,如果该彩民买了88注不同的号码,中奖的概率自然大些,为88/17721088,但选中同一组号码倍投88倍,其中大奖的概率还是恒定的1772万分之一。

今天你倍投了吗

在这轮巨奖引发的热议中,河南这位彩民买了同一组机选号码2张,并分别倍投44倍的投注方式,引起了诸多争论。有网友称,“今天你倍投了吗?”将成今年的流行语。

李刚认为,在开奖过程没有“猫腻”的前提下,此次大奖的开出,在中国彩票的“中国特色”玩法、中国经济大环境以及中国彩民自身心理状态等综合作用下,具有一定合理性。

在国外,“强力球”类乐透型彩票基本上都采用“N选6”的形式,最为流行的是“49选6”,因而又被称为“六合彩”,而我国政府规定不准发行六合彩,于是这个种类彩票在中国就采用了“N选7”的形式。

李刚分析说,“N选6”的奖级、奖金分配以及中奖概率都相对更加合理,而国内流行的“33选6+16选1”中奖概率相对比较高。

还有一点很关键,国际乐透型彩票一般都没有大奖封顶限制,而在我国却有单注奖金“500万元”的最高限额。

阿江认为,中国大盘乐透玩法采取封顶政策,给中国彩票市场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倍投方式。国外中出的巨奖多为单人单注或者多人合买一注,倍投的方式虽然有,但并不常见。

而在国内,不少有经济实力的彩民为了追求高额奖金更喜欢采取倍投,少则几倍多则几十、几百倍,这也使得国内彩市虽有封顶政策,但同样可“突围”诞生超级大奖。

以国内彩市第一位亿元富翁为例,这位来自甘肃嘉峪关的彩民以一张20倍单式倍投彩票和一张6+16的复式票中得1.13亿元人民币巨奖。

有业内人士分析说,此番河南这位中奖者可能是技术型彩民,看准了3.42亿的奖池,抱持了这样的想法:要么大奖旁落,要么就清空奖池。

而阿江则把这88注彩票看做该彩民“谨慎自信”的表现:“这是一注机选号码,而非该彩民自选”,可能是彩民对这组号就比较“自信”,觉得能中个小奖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才采取了倍投的方式。

阿江告诉记者,虽然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并不鼓励彩民倍投,而是提倡健康购彩、理性购彩、多玩少买、细水长流,但彩民将期望倍投能带来更多收益,也属合理和正常。

此次3.599亿巨奖的中出或将带动新一轮彩票倍投热潮。

一方面,双色球的每期销售额将继续上涨;而另一方面,倍投越多,头奖的中奖额也将越大,奖池的累积速度将会变慢。

如果要创造更高的中奖纪录,必须有一定的奖池规模为基础。李刚认为,恐怕以现在的彩票游戏规则、销售情况以及奖池容量来看,产生更高的中奖纪录还需要很长时间。

但阿江认为,每期彩票的销售额、彩民多倍投中大奖的情况完全是自然行为,没办法控制,所以奖池未来是否会继续扩容,会否有更大突破,会否有更大奖项开出,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封顶”于3.599亿,这些都不可妄断。

依照李刚的分析,要打破这个中奖纪录,最有可能的就是更新现有玩法,在中奖难度上同“国际接轨”,将头奖中奖概率提高至5000万以上甚至更高,以快速累积奖池。

“但有难度,”李刚告诉本刊记者,老百姓会怀疑,怎么没人中奖了呢?这会给原本社会公信力就不高的中国彩票业带来新的考验。

中国彩票年销量将超2000亿

李刚告诉本刊记者:“我国彩票2007年的总销量已经超过1000亿元。而由于广大农村地区技术条件落后,彩票在我国仅局限在城镇地区发行,彩民规模现阶段为1亿人左右,人均购买量约为1000元。”

而2007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均消费性支出为9997.5元,这意味着当年彩民将10%的支出用于购买彩票,相当于当年医疗保健人均支出(699.1元)和文化娱乐用品人均支出(343.2元)之和。

“亚太彩票协会主席陈承楷预言,中国彩票在不远的将来年销量应该会超过2000亿元。”阿江说,无论是从人均购彩量还是彩票销量占国家经济总量的比重来看,中国彩票市场都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阿江强调说,2008年中国内地(福利与体育)彩票销售额为1060亿元,而当年的私彩金额就达到了大约10000亿元,差不多是前者的10倍。因此,打击私彩还能为我国彩票市场提供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彩池累积程度到了一定水平,“无需对大奖的中出给予太多质疑。”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说。

王薛红将人们对于3.599亿巨奖的种种激烈反应归纳为“过渡性现象”:中国彩票行业鲜有如此巨奖开出,当“不中”已经成为习惯,突然有巨奖爆出,人们的各种质疑、惊奇的心态都是可以理解的。